大约有 18 项符合查询结果。 (搜索耗时:0.0100秒)

大一:医疗模式颠倒 导致医院“越治越忙”

实践证明,只重临床治疗,不重健康科普,医生必然越来越累。只有从“下游”走到“上游”,把打捞落水者变成预防有人落水,才能走出“越治越忙”的窘境。

大一:我国心脏康复中心达500家

大一表示,当前,心脏康复得到了越来越多医院和医生的支持,我国的心脏康复中心已经从5年前的6家增加到现在的500多家。

大一诊所将在深圳开业 参考梅奥诊所标准建设

近日,以世界级心血管病泰斗大一教授为首的大一诊所将在深圳开业,诊所以美国最知名的梅奥诊所为标准建设,汇聚医生集团3000名心血管医生为全国心血管病患者提供服务。

大一:医保制度缺陷导致医生集体说谎!

为了获取医保(实则骗取医保)及应对审查,我们的医保/卫生部门审核制度上的缺陷,导致诸多医生集体说谎,在病历上造假,不是无意,而是明知故犯,大家在共同遵循摸透了的“潜规则”。

大一:四说精准医学

自从奥巴马提出“精准医学”,国内反应之快,之热烈,可称空前。相关的学术机构,冠名的研究单位,不是十几家,而是数十上百家。奥巴马提“精准医学”,当然源于医疗太不精准。不恰当、过度的医学技术使用,消耗浪费...

大一 :关于县级医院发展的一些思考

在我国医药卫生改革深入发展阶段,加强县级医院医疗服务能力,把常见多发病和稳定性疾病留在基层,对推动分级医疗,解决医疗资源高度垄断在大城市大医院的不合理医疗布局有重要意义。

大一:互联网+医疗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

8月6日,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区域医疗联合体分级诊疗试点工作现场会暨医联体分级诊疗互联网医院揭牌仪式,在新密市大隗中心卫生院举行。来自省市各级卫计委、新密市政府、郑州中心医院等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参加了...

大一:医生们,教条主义害死人

我当医生一辈子,最难忘的一段经历是跟赤脚医生一块上山采药、自己办土药房,在大队合作医疗站搭建简单的医疗室做手术,这是全科医生的完整经历。这和目前培养医学生的模式完全不一样。

全国首家中西医结合心脏康复中心落户朝阳

3月6日,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心脏康复中心揭牌暨“胡佩兰-大一爱心诊室”开诊仪式在北京市第一中西医结合医院多功能厅举行。

长城会创立者大一:医院就像卖汽车 管修不管养

...名首位。”长城会创立者、北京和睦家医院心脏中心主任大一表示:“中国每年约有350万人死于心血管病,每10秒钟就有1人死于心血管病,每5个成年人中就有1个患心血管病。”

大一:退休了才顾健康是错误的人生设计

眼下,不少年轻人自认为身体好,当身体有病痛时,总是想扛扛就过去了;还有一些人觉得去医院太麻烦,就随便找点药吃。就这样,“小毛病”日积月累扛成了大病。一些年轻人突发心脏病、脑梗甚至猝死的事件更让人惋惜不...

  • 时间: 2012/10/25

我国心血管病患者量级庞大  心脏康复医疗发展不足 

...级预防,需要政府、专业人士和民众积极投入。”近日,大一教授在长城国际心脏病学会议亚太心脏大会上针对我国心脏康复情况作出呼吁。

  • 时间: 2012/10/15

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

...我作为心脏科大夫不建议做支架。”我国著名心血管专家大一在10月13日召开的第23届长城国际心脏病学会议上对记者这样说。     我国是心脏介入手术的大市场。据中国医疗外科植入专业委员会统计,2000年我国心脏介入手...

  • 时间: 2012/10/15

国内超声仪器即将进入掌机时代

...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脏中心主任、卫生部健康教育首席专家大一说:“移动超声设备必将成为除听诊器之外,医生口袋里另一个必备的诊断设备。”

超声波检查进入“移动”服务状态

卫生部健康教育首席专家大一教授曾在2001年预言:医生的口袋里会有两样东西,除了佩戴听诊器外,他们将携带一个小巧超声设备走近患者。日前,这种可以让医生在出诊和查房时便携的小巧超声设备Vscan视诊仪在京正式发布...

失控的心脏支架 利益链该从哪断起

大一说,选择搭桥还是支架,应经过心内科和心外科专家共同会诊,根据具体病情来决定。国际上,支架和搭桥手术的比例是71~81,但在中国,这个比例高达121。

大一:防治心血管疾病的两把利器

大一教授针对目前我国心血管发病率逐年增高,发病年龄逐步降低的趋势,提出了两点建议:一、加强健康教育,倡导良好的生活方式,从源头预防心血管疾病的发生;二、火烧中断,留下不走的医疗队。即通过对广大地市级...

心脏支架被滥用调查:过度医疗的原因在哪里

...数不该放心脏支架的人被放了支架。我国权威心血管专家大一教授也指出,中国同样存在心脏支架被滥用的问题,相当一部分放支架的患者被“过度医疗”了。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