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有 58 项符合查询结果。 (搜索耗时:0.0052秒)

为啥中国脑梗越来越“猖狂”呢?医生忠告:三种调料,请勿滥用

据全球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调查数据显示,全球新发脑梗塞1370万人,而我国直接占了40%,为551万人。这意味着每5个死亡的成年人中就有1人死于脑梗。

滥用行政权力!多地卫健委被点名通报

政府单位滥用行政权利限制、垄断耗材、药械采购配送以及招标,严惩不贷!

重磅!集采非中选品种滥用引发纪委重视,稽查风暴要来了

随着药品集采进入常态化,各地对非中选品种的临床使用展开集中整顿。

9700多元钱的药,真正治疗的药只有1000元!央视曝光医疗乱象!

2月24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播出《辅助用药:从滥用到规矩用》,直指“辅助用药的乱用甚至是滥用,加重了患者负担,也增加了医保开支。”

哥伦比亚教授周以真:人工智能恐慌以及大数据威胁反思

...她提出,数据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好处,但是如果不负责任滥用数据和算法,会带来可怕的结果。

20位医疗官员集体落马!

据不完全统计,涉及的医药行业官员共有20位,上至卫计委主任、医保局局长、卫生局局长,下至政府单位主任、科长、科员等。这些官员落马的原因包括涉嫌玩忽职守犯罪、滥用职权犯罪、受贿等。

当打针成为往事

...,中国抗生素人均年销售量达到了138克,是美国的10倍。滥用抗生素是医疗费用过快增长的原因之一,大医院全面取消门诊输液,实质上切断了医院“大输液”的财路。

医学人工智能本土化,路在何方

...工具应用于其Recovery Network Platform平台,以改善对于药物滥用患者风险模型的计算,从而更有针对性的为患者提供服务。从肿瘤诊疗到药物研发、药品滥用,人工智能似乎无处不在地渗入医疗领域。这不禁让人思考,我们离人工...

“互联网+医疗”,保障患者用药安全

跨科室重复用药、用药与症状不符、药品剂量错误、滥用抗菌药物……不合理用药,可能威胁患者健康。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以来,作为改善医疗服务质量的重要一环,本市多家医院运用“互联网+医疗”技术,改善药事管理...

北京多家医院落地“互联网+医疗”

跨科室重复用药、用药与症状不符、药品剂量错误、滥用抗菌药物……不合理用药,可能威胁患者健康。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以来,作为改善医疗服务质量的重要一环,北京市多家医院运用“互联网+医疗”技术,改善药事...

为什么说《自然》和《新英格兰医学》文章误解了精准医疗?

...英格兰医学》的两篇报道,似乎在表示精准医疗概念被“滥用”,肿瘤精准医疗理念的“失败”。一个由科学界二十余年工作延续而来的精准医疗计划(Precision Medicine Initiative)是人类对医学理想的“海市蜃楼”,还是真的能构...

严控“药占比”是隔靴搔痒

在医生的医疗行为中,始终存在一个药物滥用的问题。这样的问题一旦发生,其危害将格外严重,不但会导致患者白花了冤枉钱,而且很可能酿成大祸,甚至危及病人的性命。

大医智成——构建一张健康的医院网络

网络威胁将向更高层次延伸,针对应用层的攻击问题将日益突显;医院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病毒类、黑客类和带宽滥用类;

2013年度药物滥用监测报告发布

《报告》显示,2013年,全国药物滥用监测系统对31个省(区、市)强制隔离戒毒机构、自愿戒毒机构、社区药物维持治疗机构、拘留所等禁毒执法机构收治/收戒的药物滥用者进行了监测,共收集到药物滥用监测调查表20.3万份。

滥用中药副作用大

滥用中药副作用大---

  • 时间: 2014/08/12

奥巴马8亿多美元建不好医保网站

...院上月底就总统奥巴马2010年推行医疗保险改革过程中“滥用行政权力”一事,授权议长对其起诉的同时,美国民众也被告知,耗资8亿多美元建设的国家医保网站仍无法使用,而他们即将要在该网站上购买明年的医保。

【独家】EHR:引发欺诈还是预防欺诈?

电子健康档案(EHR)有助于帮助医疗机构进行更准确的计费,但当被滥用时,实际上可能会产生欺诈行为。这也就意味着EHR既能引起欺诈活动也能预防欺诈,主要看医疗机构如何使用它。

中国医械市场分三层次 基层医院先进医械使用严重不足

...学院院长樊瑜波指出,在我国基层医院,比较严重的药物滥用和先进医疗器械使用不足同时存在。如果能补上医疗器械的短板,很多疾病在基层就能预防,早期诊断、早期干预、合理治疗,则整体医疗费用还会下降,且更加有利...

病种标准化为过度医疗乱象开了一剂良方

...医疗的自主权约束在必要的范围之内,从而避免医疗权的滥用,也符合国际精细化管理的趋势和潮流,并最终实现对医疗乱象的源头治理。

“挂一次号才能输一次液” 只为安全有保障?

如果孩子生病需要输液,一次只能开一天的药量,第二天需要重新挂号、就诊再决定是否继续输液。记者了解到,此项规定在申城多家医院已实行多年,院方称目的是加强孩子用药安全、减少抗生素的滥用

分页: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