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有 193 项符合查询结果。 (搜索耗时:0.0053秒)

天津市三级医院护士缺口达7840人

...士缺编情况较为明显,二是ICU、产科、急诊室、手术室、儿科成为护士缺编的主要专业。

安贞国际医院预计2019年投入使用

...式投入使用。市卫计委鼓励全市每个区选择一所医院,在儿科、产科等资源短缺的专科领域开展特许经营尝试。

北京:公立医院儿科产科优先鼓励“开分号”

北京市卫计委昨日表示,北京公立医院可依规以“特许经营”的形式,将品牌、商标等输出给社会资本举办的医疗机构。不过,公立医院收益须按规定上缴同级财政,不得私分。

分级诊疗体系到底应该由谁建立?

...专家,以及具有行业号召力的企业,打造心血管、骨科、儿科、妇科等其他垂直病种分级诊疗平台;比如某些医院通过直升飞机成功上转病人等。但是真实的情况呢?

儿童医疗服务改革给市场带来的机会

...指出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要紧紧围绕加强儿科医务人员培养和队伍建设、完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推进儿童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改革、防治结合提高服务质量等关键问题,系统设计改革路径,切实缓解儿童医疗...

儿科资源短缺问题受到关注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3月22日上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二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

儿科医生培养计划有望写入“十三五”规划

3月16日上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闭幕会,将表决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以下简称《纲要草案》。

全国政协委员丁洁:可适当上调儿童诊疗费 扩大报销范围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表示,“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要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儿童是实现“健康中国”的重要群体,而儿科医生是儿童健康的守护神,这部分人理应得到更好的尊重和呵护。

国家卫计委今召开新闻发布会 四大措施改善儿科医师短缺现状

今天上午 10 点,国家卫生计生委就儿科医生培养和使用等举行新闻发布会。

拯救儿科,卫计委这回整对了吗?

随着十八届五中全会的闭幕,中国将于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进入二孩儿时代后,儿科医生的紧缺问题再成为焦点。

和睦家盘仲莹:医生集团、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的三角恋

北京和睦家医院于1997年成立,成立之初,我们开设了妇产科、儿科、家庭全科,大约90%的客户都是拥有国际保险的外籍人群。

全国首个专科儿科医联体启动

申城构建从三级医院到社区全覆盖儿科服务网络又有了新探索。昨天,复旦大学儿科医疗联合体(闵行协作网)启动。作为全国首个优质专科医疗资源纵向延伸医联体,闵行协作网将由儿科医院牵头,联合区内医疗机构、社区卫生...

云南省:未来三年构建全省医疗大数据体系

1月24日,云南省政协委员为“看病难”开出四“良方”,从民营医疗机构发展、构建分级诊疗体系、合理布局儿科医院以及构建全省医疗健康大数据体系入手,剖析看病难现状,寻找策略及解决方法。

中国首例应用计算机三维手术决策系统分离联体男婴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12日披露,该院专家首次利用“计算机辅助肝脏三维手术决策系统”(CAS),成功为一对三个月大的连体兄弟“分身”。医院方面透露,上午开始的手术持续5个多小时顺利结束。

湖北:5年内新增6万张床位用于社会办医

日前,湖北出台《湖北省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发展规划(2015—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今后五年内不再审批新设公立综合医院、新增6万张床位用于社会办医、儿科病床翻倍、鼓励发展专科医院。

从儿研所系统瘫痪看医院几类系统重要性

近日,朋友圈都在转发首都儿科研究所因门诊信息系统瘫痪,对正常诊疗秩序造成影响,建议非危急重患儿减少就诊的信息;丁香园获悉,截至昨晚 8 点,信息系统已恢复使用,积压的患者基本「消化」完。

北大第一医院建儿科协作网 多家医院共同发起

2015年11月29日,由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牵头,联合多家综合医院及妇幼保健院的儿科共同发起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协作网正式成立,儿科协作网的成立旨在促进儿科学专业的全面、均衡发展。

要闻︱卫计委:4家基地被撤销住陪基地资格

...亮“黄牌”,要求限期整改;对吉林省北华大学附属医院儿科专业基地等4家专业基地亮“红牌”,撤销其专业基地资质。

湖南省46家医院联手 推进儿科分级诊疗

24日,湖南省儿童医院联合省内45家市县基层综合医院筹建儿科医疗联合体,先期推出五项措施打通六个绿色通道,与省内206名医院管理者及儿科医务人员探讨分级诊疗制度的具体实施,缓解儿童患者挂号难、就诊难、住院难。

许鹏飞:移动医疗的核心依然是医生

...为一个移动医疗领域的亲历者、实践者,在中日友好医院儿科专家许鹏飞眼里,无论是互联网+医疗还是移动医疗,它们的本质依然是看病治人,核心依然是医生。